是母亲更是医生 她为大凉山染艾患儿撑起一片天 - 职业关注 - 重庆市艾滋病防治工作宣传教育网
返回主站首页RSS订阅 |  
职业关注
是母亲更是医生 她为大凉山染艾患儿撑起一片天

上传时间:2019-09-02 23:06:00文章来源: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

刘敏医师,两个孩子的母亲(小女儿还未满周岁)。2019年3月她毅然选择离开一双可爱的儿女,主动请求加入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筹办的“凉山州预防艾滋病母婴传播能力建设对口支援项目” 第一批队伍。她说“儿女需要我,但凉山州的那些感染了艾滋病的患儿更需要我”。
 

\

主动请缨奔赴大凉山腹地
    凉山位于我国四川南部,512万人口,彝族占一半以上。三面与云南接壤,6万平方公里的辖区内,几乎都是山地。其独特地理位置,使之成为“金三角”毒品贩运至内地的重要通道。1995年,凉山州发现首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为吸毒人员。短短二十几年间,当地艾滋病迅速传播,部分地区感染人数超过当地总人口的1%。
    彝族地区普遍生孩子较多,一户人家平均都在4-6个孩子左右,多则十个、八也不足为怪。当时大部分都在家里生孩子,孕妇也不做产检,导致婴幼儿死亡率较高,阳性妈妈所生孩子合并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也较多,母婴传播高出全国平均水平。一些孩子长期发热、腹泻、咳嗽,到6-7岁才到医院就诊,待发现感染艾滋病病毒时已经很难救治。因此,预防艾滋病母婴传播工作迫在眉睫。
    2018年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启动了“凉山州重点县预防艾滋病母婴传播能力建设对口支援项目”,奋力向艾滋病作最后宣战。重庆市公共卫生医疗救治中心也积极响应号召,决定第一批派出一名有艾滋病诊疗经验的医师前往凉山州美姑县驻点支援。
    在感染科100余名医护人员中,感染二科副主任刘敏第一个主动请求加入第一批支援队伍。院领导考虑到刘敏孩子还小,小女儿还在嗷嗷待哺,建议等孩子大一点了再说。但刘敏毫不犹豫地说:“虽然不舍,长期离开会对还在哺乳期的孩子生长不利,但比起凉山州美姑县那些出生就被感染了艾滋病的婴幼儿,那些无法正常读书的艾滋病孩子来说,自己的儿女已经很幸运了。”她坚定地表示“就我去吧!”

 

\

一切都不是问题 我是重庆女汉子
    2019年3月23日, 刘敏怀着对儿女的思念离开重庆到达西昌;从西昌沿着307省道向美姑县驶去。100多公里的盘山路,坡陡弯急,蜿蜒缠绕在悬崖与河谷之间,经过一路颠簸,车行4个多小时,终于到达了美姑县城。当时气候寒冷,条件恶劣,对城市长大的刘敏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但刘敏总是微笑地说:“没关系,只要有饭吃,有地方睡,安全有保障,一切都不是问题,我是重庆女汉子!”
    克服交流困难 把抗艾当做责任
    美姑是重度贫困县,教育滞后,特别是农村妇女大多是文盲,只会彝语,听不懂也讲不了普通话,语言交流障碍成为刘敏临床和下现场工作的最大难点。  
    刘敏驻点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培养提升美姑县人民医院抗病毒治疗中心医护人员的诊疗能力和水平。她在科内、全院举办艾滋病诊疗培训班,消除医护人员对艾滋病的恐慌,消除工作人员对艾滋病人的歧视。为高质量完成培训,每天备课到深夜(《艾滋病科普知识与防控策略》、《艾滋病的母婴阻断》、《特殊人群的艾滋病抗病毒治疗》、《艾滋病与其他药物的相互作用》、《艾滋病的个案管理》),又迎着朝阳精神抖擞地来到科室现场查房授课,答疑解惑。
    在培训过程中,部分医生护士觉得自己能力不行、工作太难,偶尔也会打退堂鼓,刘敏总是耐心的利用晚上、周末单独约有困难的同志谈心、补课,不仅从专业技术上,也从人生观、价值观等大方向去引导他们,刘敏说只有改变他们的想法,她们才会更努力、更用心的去把专业知识学好,才会把艾滋病的防治工作当成一种责任,而不仅仅是一份赚钱的工作。

 

\

每次刘敏上门诊都一定会让抗病毒治疗中心的人员轮流旁听,一方面是让他们当翻译,一方面是让他们学知识。
    她每次接诊艾滋病患儿时,看到他们无辜与无助的眼神时都让她揪心难耐。有个8岁男童,腹部膨隆,胀痛难忍,被妈妈带到县医院发现HIV感染伴腹腔感染后转介到门诊,那天跟患儿一起来病房的还有位6岁妹妹,幸运的是妹妹没被感染艾滋病。刘敏问妈妈:“你自己以前查过艾滋病吗?有治疗吗?你爱人是感染者吗?”,妈妈说:“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艾滋病,我爱人已经死了。我现在又怀孕三个多月了,会有影响吗?”。当时令刘敏十分诧异,爱人死了怎么自己又怀孕3月多了,一问才知道她爱人去世后他就嫁给了她爱人的弟弟,至于配偶有没有艾滋病全然不知。此类情况,如果妈妈不及早启动抗病毒治疗,肚子里的宝宝也许出生时又会是一个艾滋病新生儿……

 

\

千叮万嘱 只为再少一个无辜患儿
    只要县医院妇产科有艾滋病孕妇住院或者生产,刘敏一定要亲自到病房去查房,每次至少要花半小时以上时间跟HIV阳性的孕产妇交谈,语重心长地告诉她们:1、自己必须要规律服药;2、必须按时按量给宝宝服用阻断药;3、产后哪几个时间点必须让自己和宝宝到医院做检查;4、对于宝宝的喂养应该如何如何…… 每次刘敏都说同样的话,但总觉得没说完,没说够,害怕自己没讲明白,离开病房的时候总会反复强调。作为母亲的刘敏她不放心,她怕这些新生儿回家后得不到正确的喂养,怕美姑县又多了一个无辜的艾滋病患儿。所以她协助妇产科护士长制定了艾滋病孕产妇随访管理流程,要求护士们密切定期随访,督促其正确喂养及定期复查,最大限度降低孩子被感染的概率。

 

\

“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美姑县艾滋病抗病毒治疗除了集中在县人民医院,还下放到了各个乡镇。刘敏想县人民医院医护人员的诊疗水平尚且如此,乡镇一级的诊疗她更不放心。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她同乡镇医务人员5次翻山越岭进村入户,调查研究。由于村艾防员未经专业培训,对艾滋病相关知识掌握较少。刘敏3次下乡针对乡镇一级医师举办培训班,提前准备试卷培训完了当场考试促进大家对重点知识的掌握;即便这样刘敏还不放心,觉得她若离开美姑时间一长,说不定大家又忘记了,所以每次讲课都让人现场拍视频,把课件、视频留下,供大家学习、巩固。
 

\

在美姑工作的一个月的时间里,有人问刘敏:“想不想家?想不想儿女?”,她说:“没时间想,驻点支援的时间很短,要做的事很多,每晚做完工作想给孩子发个视频时,才发现已到凌晨……”刘敏用实际行动谱写了舍小家为大家的防艾诗篇。
 

\

  • [字体            ]